华夏古乐器大多失传 中国锣曾风靡西洋交响乐团

华夏古乐器大多失传 中国锣曾风靡西洋交响乐团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5月16日

讲解嘉宾 徐横夫

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演出家协会会员,音乐曲目学家

古人把乐器分为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类,称“八音”。中国古代乐器主要有埙、缶、筑、排箫、箜篌、筝、古琴、瑟等。汉唐之后,源于西域的乐器如笛子、琵琶、胡琴等大量为中国音乐采纳,并被改良发展,逐渐替代了中国原来的本土乐器。而真正的华夏古乐器其实已大多失传上千年,今日就算能偶尔一见,也大多是从出土文物仿制而来,但这些乐器的名字,却有不少在我们日常使用的成语典故中,得以一直流传下来。

演变历程 筑与瑟终被古筝取代

漫漫数千年历史长河中,其实有许多种古乐器如今仅见于成语、诗词、典故,实际上其乐器及演奏方法都已经失传上千年,如瑟、筑、篪、缶、磬、排箫、箜篌等,今日就算能够一见,也是现代人从出土文物仿制而来,其制作工艺和演奏技法与古时已经颇为不同。

“锦瑟无端五十弦”,从李商隐诗中我们知道最早的瑟有五十根弦,故又称“五十弦”。《诗经》中记载“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我有嘉宾,鼓瑟鼓琴”。据《仪礼》记载,古代乡饮酒礼、乡射礼、燕礼中,都用瑟伴奏唱歌。战国至秦汉之际盛行“竽瑟之乐”。魏晋南北朝时期,瑟是伴奏相和歌的常用乐器。隋唐时期用于清乐。以后则只用于宫廷雅乐和丁祭音乐。后来湖北随县曾侯乙墓、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都出土有瑟,弦数二十三至二十五弦不等,以二十五弦居多,按五声音阶调弦。但上述古瑟至南北朝时期失传,唐宋以来文献所载和历代宫廷所用的瑟,与古瑟在形制、张弦、调弦法诸方面已有较大的差异。所以说,作为古代重要弹弦乐器的瑟已经销声匿迹上千年之久。

同样命运的还有筑。《战国策·燕策》记载,荆轲刺秦王前,燕太子丹易水送别,好友高渐离击筑,荆轲为之和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史记·刺客列传》记载:高渐离,铅置筑内,扑击秦王未中被诛……而筑这种乐器,在《汉书》中的记载是“状似琴而大,头安弦,以竹击之,故名曰筑。

古人常有“分瑟为筝”、“筝筑同源”等传说,但是筑和瑟最终都没有流传下来,而古筝则穿越数千年成为今天的“民乐之王”。究其原因,大约是因为瑟的形体比筝更大,不方便携带,而筑有点像今天的扬琴,需要“筑尺”来敲击,相对复杂,而这两种乐器的声音都与筝十分近似,所以渐渐被筝所取代。

失传原因 古乐器自身存在缺陷

中国的古乐器,音色历来注重个性化,强调不可替代性。徐横夫认为,凡是在历史上被淘汰或没有得到长久传承或普遍使用的乐器,大都是因为其音色与其他乐器相似。如瑟因其音色与筝相近而终于绝响,排箫因其与洞箫相近而几近失传,因而能够流传至今的古代乐器都有各自不可取代的品性特色。

徐横夫表示,失传的乐器本身都是有局限性的,“正因为它们逾越不了自身的缺陷,所以终于被别的乐器所替代。有的是因材质的问题导致其消亡,比如磬这类石头做的乐器,无论取材、制作、携带都很不方便,又与编钟一样都用于宫廷雅乐,自然不能在民间传承下来。而缶根本是用来盛食物的瓦罐器皿,能够成为乐器是由于人们在宴会中,喝到兴起处便一边敲打它一边大声吟唱,自娱自乐所用,不算是真正的乐器。‘渑池之会’中蔺相如让秦王为赵王击缶,也是有贬低的意味在里面。”虽然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序曲正是气势恢宏的“击缶迎宾”,但也只是意义上的华夏礼乐传承,因为奥运会开幕式上出现的“缶”,也并非是真正的古代缶,而是一种结合了现代声光科技的鼓类。

不过,不少失传的古乐器在日本和韩国仍然存在。日本至今广泛流行的一种类似箫的乐器——尺八,就是唐代流传到日本的,其前身正是羌笛。在古老弹弦乐器箜篌的种类中,竖箜篌与竖琴相似,卧箜篌与筝瑟相似,从宋代后渐渐消失,但卧箜篌在朝鲜却得以传承,经过历代流传和改进成为今日的玄琴。如今在韩国,箜篌一词的发音就是“刊候”。

历史地位 中国古乐领先世界潮流

英国著名汉学家李约瑟博士和他的助手罗伯特·坦普尔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对乐器在音乐领域的应用与研究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历史都悠久,且有更高的造诣。十二平均律的诞生与应用,被称为世界音乐界的一大革命。
1978年在湖北随州出土的曾侯乙编钟,距今有2400年的历史,但已能够构成完整的十二平均律,而西方开始采用十二平均律,则是17世纪末的事情了。

徐横夫介绍说,早在商周时期,我国以乐器制造材质区分的“八音分类法”,是世界上最早的乐器分类法,包括了弹拨乐器、吹管乐器、弓弦乐器和打击乐器。从古至今,不同时期宫廷和民间都流行着不同组合的乐队,如宫廷的周代钟鼓乐、汉代鼓吹乐、唐代雅乐、燕乐,以及清代的中和韶乐,民间的锣鼓乐、鼓吹乐、吹打乐、丝竹乐等等。乐队的形式与规模,实际上是与社会的政治、文化、生产力及生活方式密不可分的。“现在所讲的民族管弦乐队,是20世纪出现的一种城市化音乐的产物,通常由拉、拨、击弦及吹、打等五组乐器组成。它借鉴了欧洲交响乐队编制架构,完善了声部的内部组合,讲究音色统一,音量平衡,能够演奏专业作曲家创作的大型音乐作品。这种乐队,在中国内地称之为民乐团,中国香港地区称之为中乐团,中国台湾地区称之为国乐团,新加坡则称之为华乐团。”而中国的抄锣,则是唯一西洋乐团交响乐中所用到的中国乐器,“刚改革开放时,国外交响乐团的成员到中国来都要买一面锣带回国,因为外国人不大会做锣,他们的锣是车床旋出来的,而中国的锣是手工制作的,声音非常通透,所以他们有机会来中国就一定要买锣。

笙推动西洋乐器发展

今日回望中国古乐器,其中最幸运的可说是古琴,不仅数千年来一直为文人雅士钟爱,现今也已被评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不提的另一种乐器是笙,这种中国古老的吹奏乐器是世界上最早使用自由簧的乐器,对西洋乐器的发展曾起过积极的推动作用。至今在欧美,人们仍普遍认同中国古乐器中的代表——笙,就是口琴、风笛、手风琴等西洋乐器的鼻祖。

目前,有不少热爱传统文化的中国音乐家在致力于恢复其他不同种类的古乐器,希望通过拯救这些失传中国古乐器来告诉人们,中国古代音乐文化的真正内涵和博大精深。

20年复制近10种古乐器,他一生清贫却甘做伯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年5月16日

据悉,李家安所恢复的古代失传乐器不止“筑”这么一件,在近20年的时间里,李家安总共复制了土良、周篪、楚篪、筑、瑟和排箫、尺八等近10种古乐器,既有管乐器,也有弦乐器,而且每一种由李家安自己演奏起来,都有不同的音色音质和感觉。

“锦瑟无端五十弦”、“琴瑟之好”、“击筑而歌”……这些至今还在使用的词汇说明了中国失传了的古乐器的源远流长。李家安告诉记者,其实,在5000多年的文化长河中,中国古乐器的独特魅力一直就没有消失。比如说“韩信作楚歌”,就是指韩信演奏一种当时的乐器;再比如说日本至今广泛流行的一种类似箫的乐器——尺八,就是唐代流传到日本的;而在韩国,箜篌的发音就是“刊候”……

PV管复制出“土良”

李家安恢复的最古老的一种乐器叫做“土良”:这种记载于甲骨文、传说是女娲所造的乐器其实非常简单,只有一个两边通的管子,管身上有一个吹孔。3500年前的甲骨文里面有专门的字来指称它——而加上一个禾苗的禾,就构成了另外一个古乐器:笙。

但别小看它,李家安可以用它吹奏出中国传统的五声:宫、商、角、徵、羽(相当于简谱的5、6、1、2、3)。其声古朴浑厚,悠然有古意。

值得一说的是,李家安恢复的“土良”居然是在少数民族乐器的启迪下制作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云南哈尼族和彝族使用的一种乐器很像传说中的“土良”,这启迪了他尝试自己制作“土良”。在尝试了很多材料后,李家安尝试用PV管来制作,因为古乐器看似简单,其实非常难制作,为了找到那个最难确定的比例开孔点,李家安足足试验了40多根试验品。最后,依靠廉价的PV管,李家安才成功做出了这么一个。

还原了“四面楚歌”

李家安根据典籍恢复的周篪、楚篪、低音楚篪,则是继“土良”后的中国人使用的古乐器。

周篪比较“单孔开管”的土良来,有了一些变化,它采用了闭管,中间仍然有吹孔,两边稍侧的位置则各有3个小洞,更接近近代的笛子,可以供演奏者捧着吹,吹奏者的动作朴拙而恭敬。而稍晚的楚篪则更长一些,洞孔也更富于变化。李家安说,韩信吹楚歌,实际上就是吹楚篪,而昆曲里面的“伍子胥乞食于吴士,打鼓腹部吹笙”,其实也是吹奏这种乐器。

值得一说的是,对“周篪、楚篪”的复制,是李家安根据晚清著名书法家俞樾所写的文章考据而来的,在俞樾的一篇短文里,记述了他曾看见一个类似的铜管,形状什么样子,多长,孔的排列是如何等等。追寻“篪”的踪迹已经很长时间的李家安如获至宝,赶紧按照这个方法用陶烧制了一个周篪出来。

再以后,沿着中国古代乐器发展的历程,李家安恢复了失传良久的排箫、瑟、卧箜篌等等一系列乐器,越到后来,一条中国古代乐器发展的灿烂道路就越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这是一条完全不同于西洋乐器的道路,但历史更久、更体现中国人中庸、含蓄的思想,更具有独立体系的一条道路。

愿做古乐器的“伯乐”

身为著名的古琴师,李家安深为中国传统乐器的失传而可惜,他觉得相比较起来,已经被评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琴,应该算是比较幸运的了。但是,非遗本身恰恰说明了中国传统乐器、古音乐的流失。

几乎很多中国人自己都认为,中国音乐就是五声音阶,但是李家安认为,这不正确。比如说,史载孔子弹奏的《幽兰》,至今还保留着。在这首古琴曲中,12律、变调都可以见到,足以说明中国器乐的丰富性。而另一首《广陵散》,用铿锵的声调表达弹奏者内心对政治的不满情绪,更有点现在的摇滚的意思。

李家安还告诉记者这样的一些事实,一名世界著名的德国籍排箫演奏家,曾经专门到中国来寻找“排箫”这种乐器的根;在欧美等国度,人们普遍认同中国古器乐中的代表——笙,就是大排箫、口琴、风笛、手风琴等西洋乐器的鼻祖。而在日本、韩国等地,一些唐宋时代传过去的乐器至今还有生命力。

李家安希望通过拯救这些失传中国古乐器的行动,来告诉人们中国古代音乐文化的真正含义和博大精深。

身为古琴名师的李家安,自己却一直守着清贫。由于居室比较小,他的孩子20岁了,依然每天睡沙发。不过,靠几个学生的帮助,李家安总算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古琴专辑,将自己对音乐的一腔热情和专注倾注了进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