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春龄版《鹧鸪飞》赏析

陆春龄版《鹧鸪飞》赏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5-04“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宫女如花满春殿,至今唯有鹧鸪飞。”李白的这一首《越中览古》便是《鹧鸪飞》的最初意境之源。诗歌描写了在春秋时代,吴越两国争霸江南,双方势不两立。
“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宫女如花满春殿,至今唯有鹧鸪飞。”李白的这一首《越中览古》便是《鹧鸪飞》的最初意境之源。诗歌描写了在春秋时代,吴越两国争霸江南,双方势不两立。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勾践退到会稽。经过20年的卧薪尝胆,终于在公元前473年出兵讨吴,一战成功。大诗人用前面三句描写了越王勾践胜利归家的盛况,到第四句骤然一转:“至今唯有鹧鸪飞。”告诉大家:前面那一片热闹的繁华景象,如今已只是在想象之中,全已成为了“古”。陆春龄将《鹧鸪飞》改编成笛曲,表达了受过压迫后的人民对自由、幸福的生活的向往之情,从而奠定全曲深沉含蓄、忧而不伤脑筋的基调。

曲子的引子部分是由四个极其简单的长音音符组成。陆春龄在演奏这四个音符时,着重抓住了音乐的形象性。夸张地运用了打音、气颤音、半音孔、虚指等技巧,再结合气息的强弱变化,通过音符的八度特殊处理,向人们勾勒了一幅淡雅的鹧鸪飞翔图。随着那轻盈、飘忽的音符的起落,听众仿佛看到了一只只鹧鸪在眼前时远时近、时高时低地翱翔。使乐曲在简单中蕴含着神奇,一开始便抓住了听众。

乐曲接下来的慢板,似乎和其它江南丝竹的曲目大同小异,实则中间包含了很多韵味。在几个看似平淡的音符组合下,我们仿佛看到经过压抑之后人民的心情,对于幸福生活的即将到来充满了向往与激动。乐曲以4/4拍记谱,但如果象吹其他江南丝竹那样,一拍一拍地将音符规矩地完成,那就大煞风景了。它在拍子上追求一定的自由度。在音符越少的地方,它的速度越慢,时值越长。在音符越密集的地方,它的速度越快,时值越短,有时甚至是一带而过。陆春龄在吹奏的时候,音头音尾的起落变化多端。他用民间的手法夸张地强调了江南丝竹中的颤、赠、叠、打技巧,并且都是抢在强拍前换气,使听众感觉这个曲子吹得比较“冲”,而没有一般江南丝竹曲目的那样平稳。其实,这正是陆春龄的独到之处。平淡的音符,不平淡的处理,“文曲武吹”,使人感觉如同一座待喷发的火山,表面上是平静的,实则内部岩浆涌动,好似饱含沧桑的人民的激动情绪——对幸福生活的那种浓烈的渴望与向往,随时都会一喷而出。

原曲到慢板处结束,但作者在改编时根据慢板的主题,变奏加花后成为一段快板紧结在慢板之后。快板是全曲的高潮部分,慢板、快板之间用一段渐快衔接,进入快板之后,中间出现了连续十六分音符的长句。整个快板为平稳进行,没有音符之间的大跳。快板部分强调手指的灵活运用,在气息与手指的配合下,乐曲一泻千里,使压抑后得到解脱的情绪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和体现。快板段的增加,使乐曲更完整,克服了传统曲目的一段拖下来的弊病。

乐曲有一个短小的尾声。快板渐慢后全曲落在“角”音的长音上,并且运用了和引子相同的处理技法,与引子首尾呼应,仿佛那鹧鸪扶摇而去,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陆春龄的笛曲《鹧鸪飞》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旋律舒展流畅而具有诗意和神韵,充分地发挥了曲笛醇厚圆润、悠扬委婉的特点。它虚实结合,以情写景,很容易激发人们的想象力,不失为中国民族器乐曲中的一颗明珠。

—-来自华音网

   
《鹧鸪飞》原为湖南民间乐曲,其乐谱最早见于1926年严笛凡编的《中国雅乐集》,后以丝竹合奏、箫独奏等多种演奏形式在江南一带流传。传入上海以后,于本世纪初即衍变为江南丝竹乐曲,并成了当时上海丝竹团体国乐研究社的保留节目。《鹧鸪飞》衍化成江南丝竹乐曲以后,也就同别的丝竹曲一样,有了慢、中、快三种板式。不过,合奏时为了避免冗长,常常删去中板。

   
《鹧鸪飞》后经陆春龄加工改编,发展成具有浓郁江南风格的笛子独奏曲。在民间流传有原板《鹧鸪飞》和经过放慢加花的花板《鹧鸪飞》,陆春龄将后者再次放慢加花,作为乐曲的第一段,然后接快速的花板,前后两段形成变奏关系。此曲富于歌唱性,旋律优美细腻,流畅舒展,充分发挥了曲笛圆润丰满的音色特点。

   
乐曲通过对鹧鸪展翅飞翔的生动描绘,表达了人们渴望自由和向往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悠扬抒情的慢板和流畅活泼的快板,使音乐富有层次和对比。在演奏中充分发挥了南方曲笛音色醇厚圆润、悠扬委婉的特点,并通过打音、颤音、赠音等技巧调饰曲调,以表现鹧鸪飞翔之态。如乐曲开始的四个长音,运用实指颤音、虚指颤音以及力度的变化,一下子就把鹧鸪展翅翻飞的艺术形象展现在听众面前。中段运用气息控制,通过力度的强弱对比,栩栩如生地描绘了鹧鸪忽远忽近、忽高忽低,纵情翱翔的姿态。乐曲最后运用越来越轻的虚拟颤音,给人以鹧鸪飞向天边,越飞越远的联想。

   
我国最早以笛子独奏形式演奏《鹧鸪飞》的是民乐家卫仲乐先生。1938年,卫仲乐先生随当时的中国文化剧团赴美演出时,用笛子演奏了《鹧鸪飞》,并在美灌制了唱片。

   
笛曲《鹧鸪飞》在我国现有三种不同的曲谱版本,分别是由陆春龄、赵松庭和蔡敬民根据民间乐曲《鹧鸪飞》改编而成。其中蔡敬民改编的《鹧鸪飞》为新竹笛独奏曲。三种曲谱版本分别参见于《民族乐器传统独奏曲选集》(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笛艺春秋》(赵松庭著)和《蔡敬民笛曲选》(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

   
《鹧鸪飞》是陆春龄录制音带和灌制唱片次数最多的一首乐曲。每一版本的演奏尽管都不完全一样,但都同样保存着江南丝竹的基本风格:旋律华丽而流畅,多用赠音,注重南方曲笛的韵味,就连慢板同快板衔接处的节拍由慢而快的过渡,也是江南丝竹的转板形式。尽管如此,陆春龄演奏的《鹧鸪飞》,同丝竹曲却有着明显的区别。他着意形象的刻划和意境的创造,从而使每个版本都有新的发展。从《鹧鸪飞》每个版本的变化中,不难看出他对竹笛演奏艺术的探求。

   
陆春龄演奏《鹧鸪飞》,刻意在“飞”上下功夫。因此,乐曲起始5小节4个长音的引子,全用颤音演奏。把实指颤音同虚指颤音(即手指在音孔上方快速扇动)巧妙地结合起来,再配合娴熟的口风所奏出的旋律,使人产生鹧鸪展翅高飞的联想。慢板部分节奏平稳,曲调悠扬,音色浑厚、圆润,时有直接表现鹧鸪振羽的穿插。最引人注意的是,慢板中段第二泛音“7”和“6”的运用,更是渲染了鹧鸪展翅飞舞时静谧空明的环境。快板部分的旋律委婉酣畅,亦是鹧鸪翱翔神态的生动描绘。末尾两小节的颤音,不仅同引子的颤音遥相呼应,人们也仿佛望见那鹧鸪远逝天际的景象。

   
《鹧鸪飞》是陆春龄所改编的传统乐曲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曲目。聆听此曲,可以领会到他的吹笛风格和高超技巧:气口精妙,音色纯净,指法奥妙,风格浓郁。此曲不仅闻名于世,而由他灌制的唱片也荣获了中国首届(1949—1989)金唱片奖。

   
目前,笛曲《鹧鸪飞》已在国内外享有声誉,成为颇有影响的中国优秀传统笛子独奏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